2015年12月15日 星期二

[草根] 莊少玲 - Open Mind


編輯/小柯
繁華的街道,對比貧富懸殊的社會,彷若看到昔日的台灣農村景況,小販的兜售聲、農人駕牛犁田......形成最純樸的人、動物與土地相互依存的畫面,令人不捨轉移目光。敞開心胸,彼此分享交流,新的想法、美好的事物,盡在這個友善之地─印度。
文/宜蘭縣蘇澳地區農會 莊少玲
    看似繁華似錦卻又殘破不堪~ 面對擁有世界歷史遺產的TAJ MAHA和AGRA FORT。一車車從世界各地湧入的觀光客和外面殘破的市容完全是兩個世界。從印度人擁有的交通工具大約可判斷其貧富的差距,驢子,牛 ..到汽車可以理解他們仰賴為生的重點 。
    看來Agra是個有多少錢做多少事的城市,整個City就是個大工地,敲磚的,搬砂的人力車,馬車,此起彼落。塵土飛揚幾乎是印度城的共通性。從馬路賽車場歸來都有重生之感。
    這邊的勞力工作者每天僅有約200盧比的收入,面對生活何其困苦,所以也不能怪他們時時刻刻拜神。卻又不得不成為巷弄間兜售東西的販子和令人頭痛的偷仔 , 隨時可能向我兜售的小小孩常令我矛盾是否該伸出援手?為了生活,顏面和志氣有時令人囧困又別無選擇。富裕的亞洲國家和困頓的印度不過7小時的飛機,卻完全是天差地別的兩個世界。我為自己的幸運深深感謝。
    離開了繁榮的古城,車子開進了印度的農村Sisa, 綠蔭成林的產業道路上皆是一望無際的稻米和棉花田, 家家戶戶正在收割和採收, 集中後再送到市場處理,由政府收購賣到各大賣場。成群的大卡車,裝載作物近一層樓高,最高處還可以坐幾位工人,所有的不可思議和無法理解,在印度卻是處處可見,見怪不怪!
   
當我一個亞洲女性出現在大市集,手拿相機滿場跑時 ,印度男人睜著兩倍大的眼睛望著我,瞬間我倒覺得自己像動物園裡的動物一般新奇!!
    時光彷彿回到20年前的台灣,四季的奔忙就是為了田裏糧食的生產,印度擁有超龐大的人口數,而農人像蜜蜂群,細細分工彼此的工作。階級制度讓印度切割成好幾個世界。在這極自然,又有點原始的國度,可以和每一個印度人單純的聊天,真的很棒,人性澄淨單純,令我仿若回到另一個家。
    路上一張張黝黑的臉孔,發亮的眼神,到處晃蕩的牛群,讓我感受到印度的光和熱。時光緩緩流入印度的街道,發燙的空氣中,車子緩緩爬升駛進我心嚮往的喜馬拉雅山群,沒有靄靄的白雪,蜿蜒的山路上散布電影場景中賣蔬果,棉織的小商鋪,人群和忙碌的貨車川流不習。
    Gudo說山頂有許多蘋果園,雖然現在不是季節,依然令我興奮不已。Gudo爽朗熱情,並擁有150公畝的稻田,現在交給二個兒子經營,一趟路下來,我和他家人分享許多耕種自然農法對未來的重要性,期待他能種更多自然農法的食物,友善 土地和改善印度的糧食!
    幸運的印度沒有颱風,山上的房子三四層高,屋頂僅有覆蓋鐵皮也沒有問題,真是令人羨慕。而更多的是古典的石頭屋.晚上在屋裡和各路好友享受音樂,好酒與美食.從路邊殘破帳棚到泳池豪宅,從乞討者到大地主,生命中面對的生活難題,似乎全世界都是一樣的。
    居高臨下的群山之巔,一早松鼠和飛鳥忙碌的在樹上採集果實 ,小田畦裏傳來陣陣的嚇斥聲.原來山中農夫正在駕牛翻土和犁田,眼前和諧的畫面,令我跟隨牛隻的腳步,捨不得離開。空氣中瀰漫的,是30年前雲林家鄉的味道,想到這裏就像舊日的台灣農村,人與動物與土地相互依存,我心中感到一股安定。
    印度行之前我心中充滿擔心和恐懼,但這個能量之地帶卻給我許多新的想法和生命的衝擊,一如我們在接待國際志工的心情,凡事只要open mind,就會遇到美好的事和美好的人。我期許自己讓自己的農場成為一個友善之地。讓更多的朋友為台灣農業感動,一如我在印度這一個月滿滿收穫和難忘的回憶!!


莊少玲
宜蘭縣蘇澳地區農會四健會 青年農民
2015赴 印度 草根大使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您或許對這些文章有興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