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7日 星期一

[草根]美國,我們來了!-鄭亞嵐

編輯/喬杯
  多少人能在即將屆滿35歲的時候,放下家庭與事業,遠赴他鄉一個半月?他,2012年赴美的草根大使–台中高農的義務指導員鄭亞嵐,就是其中一個。亞嵐老師總是不斷的充實自己的四健能量,常常在訓練營隊中看到他活躍的身影,今年他前往美國擔任草根大使,一定有許多深刻的體驗跟大家分享~
文/台中高農四健會 鄭亞嵐
  很高興能在競爭激烈的IFYE選拔中獲得這個一生僅有一次的機會,內心真是雀躍不已。經由行前講習的訓練後,緊張的情緒逐漸化作一股穩定的力量;而我與其他兩位美國草根–大牙、阿賴,也在6/14踏出國門,飛向另一段未知的旅程。美國,我們來了!

第一站︰6/15-6/18堪薩斯州(Kansas)

  我們先抵達堪薩斯州(Kansas),參加為期三天的IFYE Orientation。抵達Wichita機場後才發現,我和大牙的行李遺失了,幸好前來接機的Chelsy(2010美國至瑞典草根大使)協助我們處理相關事宜,而行李也在稍晚送到下榻的飯店。我們在這裡認識了來自美國(Outbound IFYEs共7位)、瑞典、瑞士、德國、挪威、愛爾蘭、奧地利、芬蘭、英國、希臘及韓國的草根大使們(Inbound IFYEs共24位),我們互相交換名片,大家一起上課,討論四健相關議題,認識IFYE的意涵(註一),學習攝影技巧以及網路社群的利用…等等。我們也藉由遊戲的過程,來模擬自己進入接待家庭(Host family)後的狀況,並學習如何與他們溝通,以便快速的融入這個家庭中。這些課程的安排對我們後續的行程都十分受用。

  Kansas的IFYE團隊也帶領我們參觀印第安博物館、美國中西部老城鎮以及植物園,我們還坐在球場邊,一面品嚐道地的美式熱狗堡,一面觀賞棒球比賽;這些活動讓我們能進一步瞭解早期的美國文化,也讓我們更貼近現代的美式生活。在IFYE Orientation的最後一天晚上,我們花了兩個鐘頭的車程,來到一處義指農家;大家開心的在湖中游泳,而我們忙著拿出60週年紀念旗與大家拍照。用完BBQ及各式沙拉晚餐後,重頭戲就要上場了。當晚的營火晚會由各國IFYE帶來不同的節目;打頭陣的就是我們台灣的「阿爸牽水牛」了,接著我們也觀賞了美國的土風舞、奧地利及韓國的傳統舞蹈,還有其他各國IFYE精心製作的海報與介紹。這是個依依不捨的晚上,因為隔天我們這些IFYE們即將各奔東西,展開屬於自己的IFYE之旅了。

第二站︰6/19-7/24科羅拉多州(Colorado)

  結束IFYE Orientation的行程後,第二站我來到了科羅拉多州(Colorado)參加6/19-6/22在科羅拉多州立大學(Colorado State University,簡稱 CSU)舉辦的Colorado State 4-H Conference。今年一共有分別來自瑞士、德國、奧地利、芬蘭、希臘及台灣等6位Inbound IFYEs前往科州。科州此時正遭逢自然演替的森林大火,但其風景仍舊十分美麗。負責接待我們的是Sarah(2011美國至愛沙尼亞草根大使),她帶我們前往著名的落磯山脈國家公園,此處最高海拔為4,401公尺,直比台灣的玉山(3,952公尺)還高了。我們也參觀了成立於1870年的CSU,這是一處具有百年歷史的校園,傳統與現代的建築並存,而其圖書館、體育館、學生宿舍及學生活動中心的設計與設備,更是令人稱羨。每年的6月底,科州的4-H推廣部門都會舉辦Conference,今年的主題是“4-H to the Xtreme”。在美國的四健組織中,大學以上為義務指導員,因此這為期四天的活動,主要的參加對象是會員,約有500位高中生共襄盛舉,場面十分浩大。這樣有規模的活動,所需的開支主要是由科州的4-H基金會贊助,基金會經費的來源大多來自企業的捐款,當然也有許多私人的捐獻。

  6/19 晚間進行的晚會分成三個節目;一開始由三位州主席(State President)候選人進行演講,雖然只是高中生的年紀,但他們的演說都非常有氣勢,也很能鼓動人心。接著是一場別開生面的現場拍賣會,由6位State Officers主持,拍賣物品是和現任的州或各區主席(District President)共舞,他們都非常隆重的打扮成迪士尼的公主、王子、玩具總動員裡的牛仔或是神鬼奇航裡的鬼盜船長…等等的模樣,由會員們競標,其中一支舞喊價到將近15000元台幣,而這些錢都將捐給科州的4-H基金會作妥善的運用。最後是由Al Snyder教授所主持的催眠秀,他徵求台下的觀眾上台參與,全場高潮迭起,笑聲連連,而志願者也能藉此發掘自己的潛意識,並勇於面對生活中的挑戰。

  6/20 上午安排了三場Workshop,題目分別是“Live, Laugh & Lead”以及“Guide to Leadership”以及“Connect to Your Passion”,我參與了後者。講師Brandon White運用許多故事、案例及影片告訴我們:如果想要達成夢想中的目標,就必須要能與自己的興趣及熱情作一緊密的連結。然而熱情是最容易被點燃卻也最容易消滅的,所以講師應用SWOT的方法,讓會員們分析自我,並能在生活中創造永續性、有影響力且快樂的熱情。在此同時,有幾場比賽也正在進行著;內容有牲口鑑別(Livestock Judging contest)、馬鑑別(Horse Judging and Hippology contest)、消費者選擇(Consumer Choices contest)、演講與即興演講(Prepared Speech and Impromptu Speech contest)等等,但很可惜的是IFYE們無法參加。稍晚,我們和4-H會員們共同參與了Dodge Ball Tournament,這類似台灣的躲避球賽,但規則稍有不同;共有10顆內塞棉花的合成皮軟球擺在中線,兩隊成員分站兩邊底線,哨音一響,即由底線衝向中線搶球砸人,砸中者出局。我的運動神經不好,臂力又差,只會躲不會砸,但最後時間到了,我們這隊竟然只剩我一人在場中,大家還為我鼓掌加油,這真是難得的經驗哪!

  6/21下午的Workshop名為FAM,主題是“Around the World Celebration”,由各國 IFYE分享各地不同的文化經驗,短則2分鐘,長則15分鐘,接著讓會員們進行提問與交流。來自希臘的Vladimiros是個17歲害羞內向的小弟弟,非常沈默寡言;23歲的Margrit是個來自瑞士、五官深邃的漂亮女生,拿著單眼相機很會攝影;而24歲來自德國的Maximilian是農業大學的學生,他們三位用了同一張投影片的地理位置來介紹自己的國家。29歲的Franz來自奧地利,他穿著傳統男性服飾秀了一段舞蹈,這段舞蹈沒有音樂,主要的節奏都是由雙手分別拍擊身體各部位來發出聲響,獲得大家的好評;而28歲的Annina來自芬蘭,她是位國小數學老師,當場秀了一段芬蘭語,讓全場的人都鴨子聽雷。至於我,可是作足了功課,除了穿著旗袍之外,更準備了數十張的投影片及好幾份小禮物;而在提問時,美國高中生想知道的竟是台灣與中國的關係如何、台灣有哪些宗教以及我平時會不會穿旗袍等等。這些問題我當然都一一回答了,只是他們對於政治與宗教議題的關心程度還是令我頗驚訝。此外,其他5位IFYE皆來自歐語系國家,只有我一人是來自亞洲的台灣;老實講,他們的英文有時令我很難懂。在我看來,我國的IFYE選拔十分嚴謹,每位會員或義指也必須具有相當的四健經歷,在行前作好萬全的準備,才會飄洋過海來做交換訪問;相形之下,部份國家的IFYE並無四健背景,也無須選拔,難怪科州的資料上IFYE的定義是International Foreign Youth Exchange了(註一)。

  這天的晚餐形式是十分正式的晚宴,會員們幾乎清一色晚禮服,而現任的州或各區主席必須坐在台上一字排開。除了主席致詞與頒發感謝狀之外,我們6位IFYE也經由州聯絡人Courtney的引薦,上台發表感言。說真的,下午自我介紹時的人數較少,場面也較輕鬆,而此時台下坐著許多大官及4-H的先進們,令我好生緊張,心跳加速啊!所幸還是安全過關了,而且稍後還有一些長輩們前來跟我握手致意,稱讚我表現不錯,能得到他們的贊同,真是最好的鼓勵了。接著我們移師到頒獎典禮會場;從各項鑑別或比賽的獎項,到獎學金的頒贈,到州與各區主席的交接,程序都十分的隆重,我們就如同鼓掌大隊一樣,掌聲從不止息。再來就是晚間九點持續到午夜的告別舞會了。大家都玩得非常盡興,還有小弟弟請我跳舞呢!哈哈!真是受寵若驚。美國規定16歲能考駕照,18歲有投票權,但要滿21歲才能飲酒,因此這個舞會不提供酒精性飲料,周圍也都有成年人留守直到結束。

  在科州4-H的行程將近尾聲,接著我就要和其他IFYE說再見,各自前往接待家庭了。自6/22起至7/23止,我共有三個接待家庭,分別位於Littleton、Fort Collins及Aurora,算是生活機能相當方便的地方。相較於散落各郡的其他IFYE,我所在之處都離丹佛(Denver)不遠;但相對的,我觸目所及多是城市景觀或住宅區,較少有農業資源,更遑論參與農家的工作了,這令我有些許遺憾。不過,我相信上天的安排都自有祂的道理。

  第一個家庭的Francha媽媽是位60多歲寡婦,十分喜歡亞洲文化;年輕時在日本工作,也在喪偶後到中國教英文,曾和丈夫環遊世界50餘國。她帶我上教堂,去安養院探望92歲高齡的奶奶,去墓園給丈夫獻花,上超市及大賣場,一起烹飪煮味噌湯;她邀請朋友來家裡作客,我做了炒飯、炒米粉、宮保雞丁、糖醋蝦仁及酸辣湯…等等,她讚不絕口,我們也在7/4美國國慶當天到教友家裡參加聚會,可惜的是,Francha媽媽本人並沒有實際參與4-H的相關經驗,只有接待過4-H的日本交換學生,因此我在這裡並沒有機會接觸到太多有關4-H的事物。

  第二個家庭的Don爸爸是個上班族,他們的子女目前都沒有同住,所以我平日就跟著40多歲的Diane媽媽;她是個較嚴肅的人,很喜歡做卡片及裁縫…等等手工藝,我參觀了她的工作室,整理的井然有序,所有東西都分門別類的放置妥當。她帶我去教堂,上聖經課程,我們在教會圖書館當義工,回家後也一起作卡片,烤餅乾,自製冰淇淋吃。他們的兩個女兒曾是4-H會員,他們也曾接待過4-H的日本交換學生,因此二女兒也曾以文化交流作為作業組主題,其他的例如蛋糕裝飾作業組及繪圖軟體作業組…等等。應我要求,Diane媽媽去地下室拿出女兒們的作業記錄簿及去County Fair的展示板給我參考,也和我稍微談論了以前女兒們參與4-H的狀況,讓我知道美國有一人的作業組形式,而其父母就擔任孩子的義務指導員,從旁協助孩子盡情發展自己有興趣的主題,而給予全力支持。原來美國的四健活動也可以用這樣的形式來融入家庭生活中,進而發展成一項親子活動了。

第三個家庭的Meri媽媽是個將近60歲的單親職業婦女,有一份星期六日的夜班工作;她在都市農園擔任義指,帶領4-H會員成立山羊及綿羊作業組,我曾到農場去看他們指導會員如何在County Fair時展示自己的山羊。26歲的女兒Chelsea是個樂觀開朗的女孩子,喜歡騎馬、繪畫及編織,我們一起織毛線、做羊毛氈,她也教我騎馬並駕馬車,我還和她一起上學,旁聽大學的地理課,那時正好介紹到東亞,多以中國、日本及韓國為主,可惜台灣的著墨並不多。Chelsea從小就參與4-H活動,她讓我見識到所謂的Ribbon,戰績相當輝煌;滿滿一大箱的戰利品裡,除了獎盃、獎牌之外,粉紅色、綠色、白色、黃色、紅色、藍色及紫色的緞帶各自代表不同的等第。她最擅長的就是馬術表演,除了County Fair外,還曾參加過State Fair,在4-H作業組方面的經歷可說十分豐富。

  在科州,不容錯過的當然是許多著名的風景名勝。Francha媽媽帶我去Red Rocks參觀可容納9,450人的露天圓形劇場;我和芬蘭草根Annina及其接待家庭一同去了Pikes Peak乘坐登高4,300公尺的高山火車,去Royal Gorge Bridge乘坐傾斜45°的電車,並欣賞峽谷吊橋景觀;Don爸爸和Diane媽媽帶我去看Garden of the Gods的巨石群,也開車行經Trail Ridge Road縱觀整個Rocky Mountain National Park;Meri媽媽帶我去標高4,347公尺的Mount Evans,這是全美國汽車能通行的最高路段,也是國家森林風景區道路,還去Georgetown乘坐環形蒸氣火車,並參觀古老的銀礦;除此之外,我還去了丹佛動物園及植物園,真是不虛此行。

  在這一個月的美國生活中,三個接待家庭給我三種不同的啟發。Francha媽媽迷糊且隨性,她讓我體驗了美國的退休生活,並印證了人生就該即時行樂的道理;Diane媽媽拘謹有條理,她讓我看到了美國媽媽的專業級廚房,同時她也是一個高效能家庭主婦的典範;Meri媽媽個性率直,風趣幽默,面對工作也十分敬業,她和Chelsea為了都市農園付出很多,我想她是個女強人。Meri媽媽幫助我瞭解許多有關美國四健的組織架構,她還帶我和四健會員進行訪談,展示了作業記錄簿及教材給我看,讓我更深入的認識到美國四健的運作以及會員的議程,我們還去了4-H營地,雖然County Fair還沒舉行,但光看那個場地的規模,已經可以想見County Fair的盛況了。能夠接觸到這麼多美國四健的相關事物,實在令我受益斐淺。



第三站︰7/24-7/28內布拉斯加州(Nebraska)

  7/24下午我獨自一人飛往Omaha,和大牙、阿賴一起參加2012 IFYE Conference。這是一年一度的美國IFYE盛會,共計有148位自1950年度開始出訪的美國草根大使。本年度除了我們三個台灣草根之外,還有德國的Maximilian及Chiara,一起來躬逢其盛。我們在這裡認識了許多來自美國各州的IFYE,其中更有5位是30幾年前曾出訪至台灣的草根,所以對於他們更平添了一股親切感。當天晚會的表演主題為“IFYEs Got Talent”,我們三個台灣草根首先自我介紹,然後分工合作介紹了國旗、四健會旗以及60週年的紀念旗,原本我們做了ppt,但因電腦設備出了狀況,我和阿賴就先合唱了傳統歌謠「望春風」,接著三個一起表演「中華民國四健會會歌帶動唱」。看著台下所有的IFYE們和我們一起載歌載舞,內心真是有說不出的驕傲呢!當然我們的表演最後也受到大家的好評,獲得了第一名唷!

  7/25這天有兩場次的Workshop,共有六個主題可供選擇。上午場我參與了“Reading Around the World: 4-H in Mongolia”,主要是介紹蒙古的四健會發展;從2009年起,蒙古才開始正式推廣四健會運動,我們也當場利用縫紉機做了許多束口袋背包,並加以圖案裝飾,要贈送給蒙古的兒童們。至於下午場我選擇的主題為“Rain Water Garden”,主要是介紹雨水回收灌溉的花園設計,這跟我所學相關,因此我較有興趣,也藉此機會瞭解美國的雨水回收灌溉系統案例,非常實用。7/26這一天是四選一的旅遊行程,我們去了號稱全美最有特色的Omaha Henry Doorly Zoo,這裡有一座大水族館,也有遊園火車及空中纜車,更有許多我沒看過的非洲動物及北極熊,感覺十分新鮮。這天的晚宴有許多節目表演,也有展示拍賣及現場拍賣會,所得全數捐助給蒙古的四健會作為發展基金,這樣的互助模式非常有意義,也令人倍感溫馨。7/27是停留在美國的最後一天了,這天晚上登場的是在Durham Museum隆重舉辦的國際晚宴。所有的IFYE都盛裝打扮,多數男性都是穿西裝打領帶,而我則穿著金色的旗袍,更有人身披出訪地的傳統服飾,例如日本、印度…等等國家,讓人一目了然。全體大合照是一定要的,再來是依不同的出訪年代分別拍攝團體照,只見現場閃光燈此起彼落;席間還頒贈了感謝狀給長期以來一直為4-H付出的IFYE們,我們還圍繞成一個大圓圈,唱著Song of Peace,點亮身邊夥伴的蠟燭,象徵傳承的意義。我想,這的確是我身為IFYE的榮耀時刻。

  美國是四健會的發源地,自1901年至今已超過百年歷史,能夠來到這裡見識美國的四健運作,學習不同的文化,與他國的IFYE交流,真的是永生難忘的經驗。除了地大物博的壯闊風景外,全美語的環境也讓我提昇自己的語文能力,而和其他國家草根的交流,也煞是有趣。這次美國行收穫非常豐富,每一天都是不同的體驗;和這群新朋友們聊天後我才發現,原來IFYE及其接待家庭都有著共同的特質,就是友善、樂於分享,並保有一顆年輕的心。另外,很幸運地我看到了許多在台灣極少見的野生動物,小型的像是Pikas、Prairie dogs、Raccoon、Marmots、American robins、Honey birds等等,大型的像是Elks、Deer、Bighorn sheep、Mountain goats、Moose等等,讓我十分開心;而最遺憾的事大概就是Meri媽媽所在的Arapahoe County即將在7/25-7/29舉辦本年度的County Fair,可惜我無緣得見。如果時間能配合,我真想多親身參與美國四健實際的運作情形呢!

芬蘭草根Annina對我說,有一天她一定會來台灣找我!Francha媽媽也和我相約台灣見,Meri媽媽說因為認識了我,讓她知道原來台灣確實有在推行四健的活動,而且令她想來到台灣看看我的出生地呢!我的Face book現在像個聯合國,除了2012的IFYEs之外,還有每個接待家庭的媽媽們;她們都對我說:妳一定會再回來的!我也這麼期望著,因為她們都是我在美國的家人。Colorado, I will be back!

註一、IFYE1948年前代表的是International Farm Youth Exchange,其後改成International Four-H Youth Exchange(以上引自Kansas資料);但於Colorado資料中則定義為International Foreign Youth Exchange;而於Nebraska2012 IFYE Conference資料則採取International Four-H Youth Exchange的用法。

  關於作者
鄭亞嵐
台中高農四健會
101台灣赴美國草根大使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您或許對這些文章有興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