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7日 星期一

[草根]我來自台北 挪威 我要說滿一百個故事(上)-田方倫

編輯/喬杯
  北歐的挪威,北海小英雄的故鄉,僅僅只有攝氏十三度,許許多多的山脈、湖泊、河流及廣大的草原,這裡風景的壯大,真的是與台灣的美景截然不同,讓我們來聽聽田方倫草根在北國的一百個故事吧!
文/台北市松山區 田方倫
  2012年六月底扛著台北市四健會員總會的大旗出發,經過了長時間的飛行來的到了挪威最大城市奧斯陸,天空中的飄起細細的雨絲,這裡的天氣與我熟悉的台北大大的不同,在奧斯陸機場中看到了當時溫度,雖然時序已經進入了夏日但是僅僅只有攝氏十三度,這讓我穿起了厚厚的夾克,頂著冷風細雨拖著行李搭上了通往市中心的巴士,準備與其他各國草根會合。

  我們在挪威最繁華的首府停留三天,並前往各自的家庭展開各自的旅程,在這三天裡我認識了分別來自美國、英國、瑞士三位今年度的挪威草根,加上我與今年同赴挪威的草根蘆洲區農會的夥伴。我們五人在當地四健辦公室帶領下走訪了不少奧斯陸的特色景點,皇宮、博物館、國家戲劇院、夏日音樂盛典...等,並且在他們十分著名的『生氣小童』石雕,開始介紹挪威的四健會,讓我們在旅程開始前對這裡的四健有更多的一層認識。

  短短三天的行程,雖然短暫但是我們五個草根們也都非常期待接下來的旅程,我搭上了火車,從奧斯陸往南出發,五個小時的車程,窗外的景色飛似的跑著,看到了許許多多的山脈、湖泊、河流及廣大的草原,這裡風景的壯大,真的是與台灣的美景截然不同,讓我不斷的看著美景,渴望著可以全部盡收到我的腦海中。五個鐘頭,我可以說是到了挪威的最南端,Laudal是個十分美麗的小鎮,在山谷中有一條當地十分重要的大河,火車鐵軌就是沿著這條大河把我送到了這個小鎮,我的Host family在火車站等著準備帶我進入他們的生活當中。

兩個禮拜的時間,我與這個家庭一起生活著,看到了許多令我覺得新奇的事物,也體驗了不少特殊的挪威經驗,這裡的四健會與台灣的模式十分的不一樣,同樣是擁有作業組,但是他們的作業組是讓會員們自行決定想要學習什麼,想要去體驗什麼,就算僅僅只有一個人這個作業組依然可以成立,所以我發現許多特別的作業組,從汽車引擎、毛線編織、滑板、馬術...等等面向十分廣闊也不會對會員有所設限,讓他們的會員們可以自由的去學習發展。但可惜的是現在正值暑假,而他們的作業組時間大多是在上學期間,所以我在這個家庭這段時間中,並沒有機會去參與他們的作業組進行觀摩。說到這裡,一定要提一下,不僅是挪威人也可以說是北歐人的習慣,夏天是非常的難得的(冬天太冷並且下雪的情況很多),所以在暑假期間,許多的家庭會全家一起出遊,幾乎在這裡的每個家庭都會有一個小船,可以在陽光下好好享受在水上的悠閒,所以幸運的我也和他們一起在湖中悠閒的釣著魚,乘著快艇在峽彎間衝刺著,一起享受難得的夏日時光。

  第三個禮拜,我移動到一個鐘頭車程的另一個南部大城市Kristinsand,在這個家庭雖然只有短短一個禮拜,但是我很幸運的到了一個家中有養馬的家庭,讓我可以體驗馳乘馬兒的快感,而這個家庭的弟弟他的四健作業組就是馬術作業組,讓人更意想不到的是他的作業組老師就是他的姐姐,他的姐姐是在馬術上面相當有天份,從小就是參與四健的馬術作業組長大的,所以絕對有資格擔任作業組講師,不過對於第一次跨上馬背準備奔馳的我來說,還是希望馬兒能夠乖乖聽話就好,騎著馬兒我們繞了他們所住的小鎮一大圈,他們跟我講解了不少有關養馬騎馬的相關知識,還跟我說『你應該來加入我們馬術作業組,可以直接來體驗養馬的過程』這句話真的讓我心動又嫉妒,住在台北市裡頭,養馬可不比養一部汽車還便宜啊。

  短暫的一個禮拜就這樣匆匆的過去,其實對我來說要和這兩個家庭說再見真的很困難,這幾個禮拜中,和他們怎能僅僅就用一句再見就能了得,我很認真的對他們說『有機會,不管是當草根還是旅遊,一定要來台灣,一定要來台北,讓我好好的介紹我們美麗的寶島台灣給你們認識。』

  七月的最後一個禮拜,他們兩年一度的全國大露營,這也是我一定要在露營結束後才寫這篇文章的主因,”據說”這個大露營實在是太棒了,而時間點又剛好與我們的台北市露營重疊,這讓今年不能參與市露營的我,決定化悔恨為力量,用力的在這個大露營中,認真看、認真體驗、認真學。在一千兩百名十四歲以上的會員參與及超過百位的工作人員協助下,所有的會員們不論刮風下雨,都住在自己在第一天所搭建的帳棚中,而他們的營隊真的很酷真的很特別,可以說是台灣人絕對想不到,他們每一天僅僅只有一個活動,還有一天是opening day,就是所謂的開放日,你要做什麼都可以,這真的是讓我這來自臺灣的土包子大開眼界。但是在這營隊中大家都遵守著安全的這條底線,在這條底線以上真的是『想做什麼都可以』,有些省份運用一些剩下的木材搭建了一個相當宏偉的營門,或者是直接蓋一座簡易房屋。我與另一位台灣草根當然不能丟臉,在我們的帳棚間的小廣場,馬上立起了我們中華民國國旗,當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在空中冉冉飄揚,心中真的是滿滿的激動,同時也讓挪威的會員們看看台灣人絕不服輸的打拼精神。在這裡每個來自不同地區的四健會,都會有一條自己專屬的褲子,每一個地區的顏色都通不一樣,而我加入的Vest-Agder,亮藍色的工作褲,也與其他地區互別苗頭。他們會把每一次參加活動的相關紀念,名牌、手環、螢光棒、掉飾...等等,放在褲子上,所以只要你的褲子越豐富,就代表你所參加的活動越精采。

  在七天的營隊中,他們可以在營隊報名時自由選擇想要進行什麼樣的活動,所以在營隊開始時他們早已準備好要去進行什麼樣的體驗,而我們草根則是被分別安插在不一樣的活動,這樣可以在每個人去體驗之後來相互討論,我去了他們的小型農場,其中還參加了一場團體的鑒別比賽,一起做木工、用木樁來對土地進行丈量、餵食豬隻飼料...等等。營隊中,他們有相當多的時間可以自由運用,不僅僅是我們這一群草根們,絕大多數的會員們都在大帳棚中一起聊天遊戲,或者是一群人直接跳進湖裡游泳,也有可能兩個來自不同地區的四健會在排球場相互廝殺,我想這樣的時間安排設計,可以讓他們會員之間的感情更加緊密,讓他們以後有更多的回憶可以一起分享,這才是真正的四健青年吧。在這次精采的營隊之後,真的讓我很想再一次的參與他們的營隊,難怪這裡的每個四健青年每一年最期待的活動就是他們的全國大露營。

  從另外個角度來看看挪威好了,這裡的年輕人,非常早就開始工作,超過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年輕人,在高中畢業之後就先行進入職場,短則一年,中則兩三年,在工作一段時間後他們自己決定自己未來的目標,有些會重返校園進入大學,有些則是會朝著更加專精的事業去努力工作著。這不禁也讓我思索台灣的教育是否有存在著一些矛盾,當廣設大學之後是否真的每個人都朝著自己心理的目標前進,抑或是僅僅為了一張大學文憑而進入校園。經濟方面,挪威在二十世紀初僅僅靠著漁業出口,大部分的挪威人生活可說是相當的辛苦,這裡的可耕地又十分的稀少,直到石油的開發,才讓挪威人民的生活從貧轉富,在這短短的一個世紀當中,從歐洲最窮轉型成歐洲數一數二的富裕國家,但是這裡的物價也隨著人民的薪資水平成長而成長,用最簡單的可樂價格好了,這裡便利商店中的0.5L的可樂價格為25kr相當於125元新台幣,而這個價格在當地人眼中屬於,剛剛好並不貴,可是在我們台灣人的眼中,可是天價阿。

  八月份的挪威,不同於台灣的酷熱,天氣已經開始漸漸轉涼,又可能是我的行程往北方前進,外頭的氣溫到了十度、八度甚至六度,讓人疑惑地覺得『現在不是八月嗎?怎麼會...這麼樣的涼爽?』挪威的暑假與台灣大致相同,唯一不同的是,他們從六月中旬到八月中旬,而在這暑假中,大部分的四健會不會有太多的活動或是作業組,除了National Camp之外,暑假,是他們家庭時間。

  在結束那精采的營隊之後我啟程前往下一個家庭,隨著Hedmark的巴士,到了我的第三個Host Family,Moelv是一個不算繁華的城市,可能是剛好介於Hamar、Lilehammer以及Gjøvik這三個重要城市之間,他們有著一個最大的共通點,就是圍繞著一個美麗的湖泊Mjøsa,這是挪威最大同時也是最長的,他從北端到最南端一共117公里,這個湖泊也是讓這個地區成為挪威最大農業省的主要原因。

  在Home Mother安排下,我很幸運可以搭上這湖中最受歡迎的白色輪船,從1856年開始在這湖上服務,從當年運送貨物,以及連結兩岸的交通往來,到今天以觀光回味這充滿歷史意義的輪船,一百多年來,除了二戰期間稍許停擺外,一直在這湖上為大家服務,也成為來到Mjøsa湖的重要觀光景點。在輪船上,靜靜的看著兩旁的景色,整齊翠綠的農田,一片接著一片,抬起頭金色耀眼的陽光灑在這艘白色輪船上,搭配著蔚藍的天空、波光粼粼的湖水,這樣的景色唯有親身體驗,才能理解那不可言喻的美麗。

  這裡除了Mjøsa湖之外,還有另一個相當重要的觀光景點,就是曾經在1994年舉辦過冬季奧運的Lilehammer,這是個很有特色的城市,除了為了冬季奧運所建的大型滑雪跳台之外,處處都可以見到當年奧運所留下來的瘋狂。歐洲國家喜愛在公共空間擺飾雕像,而在這個城市最特別的是一個貴族的雕像,這是在挪威歷史中曾有一位貴族為了營救年幼的挪威國王,不畏狂風暴雪滑著雪橇穿越Lilehammer,那超過百公里的路程,他誓死也要保住幼主的性命,後人為了紀念他,也在這裡為他留下一座塑像,以表彰他為國忠誠之心。漫步在這個城市裡,看著充滿歐洲風味的建築,往山上走去,會進入一個傳統挪威農村的小鎮,雖然已經沒有人居住了,但是走進去看看,彷彿進入了時光隧道,四周景致回到了十三世紀的黑暗時代,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地充滿原始風情,令人畢生難忘。

  這個家庭的Home Sister曾經當過台灣的交換學生,她說她交換到台中家商的那一年,讓她有著永生難忘的回憶。當我拿出我們四健會會旗時,她更直接用中文念著『台北市松山區農會四健會』,忽然間有那他鄉遇故知的感受,她曾擔任過當地四健會的會長,也跟我介紹了一些她曾參與過的作業組。當然她也很驕傲的拿出他們Hedmark專屬的Ocean Blue Pants,上頭有大大小小的徽章、簽名、紀念,也跟我細數著所有她曾參加過的露營中的每一件趣事。同時也幫我大呼可惜,我在這個家庭的這段時間正值夏日時光,沒有機會帶我去參加他們的四健作業組或活動,但是幸運的我還是有去他們當地四健專屬的烤肉營地,他們用花卉排列組合成的四健標誌,真的是別具創意,讓我想回台灣之後有機會也要來製作一個。

  三個禮拜的時間不算長也不短,但是又到了說再見的時候, 八月十八號Home Mother站在月台上對著我揮手道別時,心中充滿著滿滿的不捨,多麼的希望可以繼續在這個地方多多參觀學習,但是還是要繼續往下個目標走下去。前往我的最後一個Host Family 是在Hedmark的Vingelen,這是一個僅僅有著五百多人居住的小鎮,之於一個來自大城市的我,當然覺得人數相當的稀少,但是他們也認為就是因為人數不多,大家都互相認識,一起成長,是個大家庭呢!

  而在這裡的四健會,他們的指導員同時也是當地小學的校長,所以當然會員也不少,大家都是從小一起被培養起來的四健會員。很幸運的我被邀請參加了一場他們幹部級的會議,他們的各個幹部年紀都不大,除了幼級會員的指導是兩位四健媽媽之外,其他的幹部們年紀都很輕。十六歲到十九歲的他們,要負起的責任執行的工作也非常多,有人專門管理這個四健會的所有金錢收入支出,也有人專門負責所有作業組的執行協助以及監督,雖然說他們的四健會人數不算太多,但是大大小小的事務也十分的龐雜辛苦。當天他們的會議,是以新學期之後的活動進行討論,內容有新的作業組、年度會員大會以及上一年度的作業組成果展,他們也很熱情的邀請我參與下個月的四健聚會,他們說這會在他們這個四健會專屬的一個戶外烤肉場舉辦,屆時也會討論一些新的作業組事宜,讓我十分的期待。

延伸閱讀

[草根]我來自台北 挪威 我要說滿一百個故事(下)-田方倫

  關於作者
田方倫
台北市松山區農會
101年度赴挪威草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您或許對這些文章有興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